相关文章

儿童免票看电影却要购买3D眼镜 合肥一影城此举引发争议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消息,眼下,不少电影正热映,儿童去省城各大影城观看3D影片,受到的待遇却不尽相同:儿童免票门槛有的1.2米,有的1.3米,1.2米至1.5米之间需买儿童票……是否免费给儿童提供3D眼镜也是态度不一。 7月31日晚,省城南二环路,市民任先生带儿子到耀莱成龙影城观看3D版《战狼2》时,被告知身高不到1.3米的儿子小磊(化名)入场后需花10元买副3D眼镜才可观影。任先生认为影城方在变相强制消费,报警求助。

  儿童需花10元购买

  7月31日晚,任先生和妻子带着儿子来到合肥南二环路的耀莱成龙影城观看热门电影《战狼2》(3D版)。任先生是这家影城的会员,当晚,儿子小磊随他们入场观影时,接受了影城方的身高检查,小磊通过后入场跟任先生坐在同一个座位上。观影前,任先生向工作人员要一个3D眼镜给儿子戴,遭到拒绝。“工作人员说,免票入场的儿童看3D电影,家长必须自掏腰包给孩子购买3D眼镜。”任先生说,工作人员的说法令人无法接受,他质疑影城方在变相强制消费。任先生说,影城工作人员反复劝他花10元钱给孩子购买一副3D眼镜,他未接受,跟影城一名负责人发生纠纷,并报警求助。当晚,影城方坚称有偿为免票儿童提供3D眼镜,任先生和妻子索性放弃观影,直接把这家影城的会员卡退了,要回了卡内余额。

  涉事影城称

  这是一种行业规定

  8月1日14时,记者在涉事的耀莱成龙影城看到,影城四楼排队观影的市民中,不少人带着孩子,有些孩子身高不到1.3米。他们进场前,家长额外支付了10元钱,给孩子买了一副3D眼镜。在5号厅门口,影院方摆放了一个提示牌,牌子上标注着“未购票儿童影城不提供3D眼镜,感谢您的合作”的字样。一名检票人员称,不论是儿童影城还是普通放映厅,影城对符合身高条件的儿童免费入场,但如果他们看的是3D电影,“家长必须要额外至少加10元钱买副3D眼镜,才能让自己的孩子看清楚”。

  探访中,不少家长明知这是影城的“小算盘”,但懒得计较就掏钱购买了。而在当日的人工售票台,有一名女子因不满额外为女儿支付10元的3D眼镜费,索性放弃观影,把会员卡也退了。

  该影城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影城附带销售的3D眼镜价位在10至30元不等。关于影城不给免票儿童提供3D眼镜的规定,是一种行业规定,“一切都按照规定来,我也无权去改变。”该工作人员承认,7月31日和8月1日,带孩子前来观影的家长中,的确有对购买3D眼镜不满意的家长做出了退卡退款的决定。

  [探访]

  合肥8家影城

  6家免费提供眼镜

  8月1日,记者对省城8家影城走访调查发现,影城对儿童免票的门槛可谓五花八门,缺乏统一标准。即便儿童最终入场就座,有的影城仍需加收5至30元不等的3D眼镜费。

  1日14:40,记者来到长江中路的长江影城,前台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目前热映的《战狼2》等电影,不少都是全家人组团观影,影城方为让市民有更好的观影体验,对身高不足1.3米的儿童免票,还会免费提供给孩子们3D眼镜观影。

  在安庆路的安徽艺术影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影城将儿童免票门槛降低到1.2米,“身高在1.2米至1.5米之间,需要购买儿童票,也就是半价票。身高超过1.5米,需要购买成人票。”该影城一位工作人员称,只要是进场观影的每一位观众,无论大人或小孩,影城方都会免费提供3D眼镜。

  15时许,记者在长宁大道的合肥UNE国际影城了解到,该影城对1.3米以下的儿童免票,但如果观看3D电影,则需要加收5到30元不等的3D眼镜费。

  当日,记者还走访了习友路、马鞍山路、宿州路、东二环路等四家电影院,四家电影院的儿童免票门槛都设定在1.2米或1.3米,但全都会提供免费的3D眼镜观影。

  [观点]

  律师:影城不应另行收费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认为,与市民任先生发生纠纷的涉事影城在经营中明确表示对儿童免票,根据《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这是属于要约,在儿童进入电影院免票消费时,双方合同法律关系即成立,影城作为要约人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

  “现在影城以3D眼镜另行收费,收费金额与电影票价相当,显然是违反其所作要约。 ”孙承龙认为,3D眼镜属于合同的附随义务,不应当另行收费,否则就涉嫌欺诈消费者,侵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可以向相关部门投诉。

  [现状]

  儿童优惠政策尚无具体标准

  合肥物价部门表示,对于相关优惠政策,国家和省政策明确规定,老年人、现役军人、学生实行半价,儿童、残疾人免门票。而对于具体多高的儿童半价或免门票,则没有一个具体标准。

  记者获悉,在现行的法律中,只有《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博物馆、纪念馆、科技馆以及影剧院、动物园等场所,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对未成年人免费或者优惠开放……”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提供优惠的标准,所有目前执行基本停留在“应当”上,各行业也没有相关立法。